西安音乐学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开放注册)
搜索
查看: 178|回复: 0

第一千六百十二章 我要打回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7-22 12:04: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千六百十二章 我要打回来!
楚云耐心地聆听着屠鹿这番话的意义。百-度-搜索爱-好-中-文-网
成为像楚殇这样的神级强者?
像父亲这样的神级强者?
楚云不必问,也知道我在屠鹿的眼里,纵然是神级强者,也分普通的神级强者。以及楚殇这样的神级强者。
又或许,屠鹿从来都只认可楚殇,才是神级强者。
而别的,都还不够格。
是这样吗?
这是楚云单方面的猜测。
也并不能当准。
但屠鹿的口吻,还是包含了一些潜台词的。
楚云陷入了沉思。
并没有继续跟屠鹿交谈什么。
可屠鹿来这儿,也不是打算当哑巴的。
他扫视了一眼破旧的门窗。继而说道:“你知道这一战,有多少人在关注吗?”
“我猜得到。”楚云点头。
“不止一两个。也不止你我。”屠鹿平静的说道。“哪怕是你的父亲,也并不是完全不在意。”
“连您都知道的答案。我父亲会不知道吗?”楚云反问道。
“他一定知道答案。”屠鹿说道。“但任何答案,都是存在变数的。”
楚云停顿了片刻,平静地说道:“不论谁想进这扇门,至少今晚不可以。我也不想这场楚家的内战,被外人所围观。”
“我明白你的意思。”屠鹿微微点头,说道。“我不会当这种没有情商的人。也不会强迫进去围观。尽管这一战,的确非常让人兴奋,也充满了吸引力。”
“我甚至可以打包票。这一战除了你,没人可以进去。”屠鹿说道。“屋子里的两个人,也不会允许任何闲杂人等出现。”
楚云愣了愣。迟疑地说道:“那就一起等结果吧。”
屠鹿笑了笑。摇头说道:“我就不等了。刚才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我已经有答案了。”
说罢,屠鹿转身离开了院子。
他只是在和楚云闲谈了一会之后,便彻底离开了。
既没有试探什么,也没有推敲什么。
风轻云淡,颇有武道老妖怪的风采。
目送屠鹿离开。
当下的楚云,非常需要一根香烟。
但他答应过女儿,这辈子都不会再碰香烟。
虽然英雄似乎对他是否抽烟这件事并没什么兴趣。
但楚云需要对自己负责。
对女儿负责。
就在他缅怀香烟的味道时。
院子里又出现了一道身影。
是李北牧。
他的出现,楚云是意外的。
作为神级强者的他,凭什么会对两个晚辈的战斗感兴趣?
而且,这二人与他李北牧,并没什么特别的关系,或者牵连。
“您过来,又是想看什么呢?”楚云非常主动地问道。“难道也想进去观战。”
“我没有什么合适的身份进去观战。”李北牧摇摇头。
“既然知道。那又为什么要来呢?”楚云问道。
“热闹嘛。正常人都会感兴趣的。”李北牧说道。
“但我不觉得您是正常人。”楚云说道。
“我难道还不够正常吗?”李北牧微笑道。
“您身上,藏了太多的秘密。”楚云抿唇说道。“多到我不知道该怎么去挖掘。”
“其实说来说去,也就那点事儿。没什么值得挖掘的。”李北牧说道。
短暂的沉默之后,李北牧继而说道:“反倒是你姑姑和你弟弟的这一战。非常值得深思。”
“这有什么可深思的?”楚云抿唇问道。百-度-搜索爱-好-中-文-网“至少对你而言,我不觉得有什么值得思考的。”
“有的。”李北牧微微摇头。说道。“你或许并不知道这一战对他们而言,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什么?”楚云纳闷道。
“不论胜负,不论生死。”李北牧一字一顿地说道。“他们的武道境界,或许都会得到难以想象的提升。甚至有可能,一跃跻身神级。”
这么快?
楚云的内心颇有些震撼。
他本以为,这只是一场楚家内战。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通过这一战,姑姑或者楚河,竟然就能提升到神级了?
最起码,也是准神级!
这是李北牧那番话的潜台词。
甚至是明着说的。
震惊之余。
楚云也没有觉得特别好奇。
毕竟,他这一路走来。靠的就是一场场硬战提升武道境界。
凭什么他可以。别人就不行?
而且洪十三早就说过。
楚云这条路,或许才是武道提升的最优解。
远比他洪十三闭门造车,强一万倍。
“靠脓包型牛皮癣患者日常护理措施谱吗?”楚云随口问道。“不论输赢,他们的武道境界,都将得到大幅度的提升?”
“是的。”李北牧微笑道。“在这方面,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更加的有经验。”
“或许吧。”楚云吐出口浊气,缓缓说道。“刚才屠鹿跟我说,他已经有答案了。那你呢?心中是否也已经有答案了?”
“论硬实力。我个人认为楚河更胜一筹。”李北牧没有卖关子,而是直接给出了他的判断。
“你的意思是,我姑姑会输给楚河?”楚云皱眉,心也是跟着悬了起来。
“我说的是硬实力。”李北牧说道。“但武道之争,从来不是只看硬实力。软实力,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包括心态。”
“你姑姑两次入魔。这对一个正常的武道强者来说,是不可想象的。而她能适应这样的状态。更为她的实力,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这世上,能看透她真正底牌的,少之又少。至少我是看不出来的。”李北牧说道。“我只能说,从纸面实力来看,你弟弟楚河,要略胜一筹。”
“但我姑姑那边,却是有变数的?”楚云问道。
“是的。”李北牧点头。
有变数,答案就不会是唯一的。
而且,屠鹿明显在综合资料上,搜集的不如李北牧更全面。
就像李北牧知道姑姑二次入魔。
屠鹿或许就只知道一次。
这样的细节,能对这场楚家内战更有悬念。也更加的――不可预估。
李北牧没把话说死。
他只是阐述了他所能看到的,所能知道的。
“楚河自小追随楚殇。我之前远远看了他一眼。不得不说,他身上有很强烈的,你父亲的影子。就仿佛是一个翻版,一个年轻的楚殇。”李北牧说道。
楚云微微点头,一点儿也不吃味。抿唇说道:“我母亲也说过类似的话。他从小跟随父亲,肯定会学习到父亲身上的东西。”
“在当年,你父亲是近乎无敌的存在。”李北牧说道。“我不认为,他亲手培养的楚河,会是一个首战便失败的废物。”
这句话,再一次牵动了楚云的心。
更是让他的内心充满了担忧。
李北牧之前所说的,是他通过搜集的资料所分析的答案。
而现在,他则是站在楚殇的角度,来判断这场楚家内战的胜负。
楚河的第一战,会输吗?
哪怕面对的,是二次入魔,却能逃脱升天的楚红叶。
会吗?
这是李北牧提出的疑问。
也是某种程度上的答案。
楚云的心悬了起来。
尽管房间内没有传来任何吵杂声。
但楚云通过气息能够判断出来。
内战,已经开始了。
甚至可能如屠缪所言,一分钟两分钟就会结束的楚家内战。
或许,现在已经结束了?
咯吱。
门开了。
一牛皮癣患者关节型牛皮癣都要如何控制饮食呢身黑衣的楚贵阳哪家医院治牛皮癣比较好红叶,走出了房间。
她一言不发。
哪怕在见到楚云的时候,在见到李北牧的时候,神情也没有发生丝毫的变化。
她星眸的眸子里,闪烁着寒光。
她甚至没有和楚云打招呼,径直朝门外走去。
而楚云也只是极目望去,在确定楚河还站在客厅之后。便头也不回地跟随楚红叶而去。
“没礼貌。”李北牧站在原地,含笑说道。
然后,他转身。
走进了楚河的屋子。
屋子里的一切,都原封不动地摆在那儿。
和楚红叶进去之前,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
对此,李北牧也很淡定。
他只是随便地找了一把椅子坐下。然后点上了一支香烟,微笑地看了楚河一眼道:“感觉如何?”
“很不错。”楚河略微活动了一下筋骨。
却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
他受伤了。
甚至是重创。
而重创他的人,已经走了。
正是楚红叶。
深吸一口冷气。
楚河缓缓坐了下来。
他不抽烟,却也不介意李北牧抽烟。
“你就是李北牧?”楚河平静的问道。
“是的。”李北牧微微点头。“看来你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
“父亲说的不多。但父亲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会记着。”楚河说道。
“你父亲还说过什么?”李北牧问道。
“父亲还说过,你不会罢休。你一定会找机会,去挑战他。”楚河说道。“父亲说,这是你的宿命。”
“也是他的。”李北牧说道。
“不。”楚河摇摇头。平静地说道。“父亲从未将你视作宿命。你们的对峙,其实是不对等的。至少在父亲看来,是不对等的。”
“这是他预防牛皮癣反复发作的方法是什么说的?”李北牧皱眉。
“我的猜测。”楚河说道。
“猜测,是做不了准的。”李北牧说道。
“难道你以为,你可以对我父亲构成实质威胁吗?”楚河反问道。
“试试就知道了。”李北牧说道。
“不试,我也知道。”楚河说道。
对于父亲,他充满了敬畏与自豪。
也不认为这个世界上,有任何人可以挑战父亲,甚至打败父亲。
父亲不仅在很多人眼里如神一般存在。
在楚河眼里,也是一样的神祗。
“不说你父亲了。”李北牧摇摇头。“经此一役,你的武道境界,应该还会有所提升。也会越来越接近你的父亲。”
“我没觉得有什么太大的提升。”楚河轻描淡写地说道。
李北牧怔了怔。随即抽了一口烟说道:“你和你父亲一样,嘴里没一句实话。”
“我要休息了。”楚河毫无征兆地下达了逐客令。
这房子再破旧。依旧是楚河的私人领地。
哪怕李北牧贵为红墙第一人,也不可以侵犯他的私人领地。
“你好好休息。”李北牧站起身,说道。“你未来的路,还很长。”
“我知道。”楚河说道。“但我未来的路,和你其实没什么关系。不是吗?”
“你说的对。的确没关系。”李北牧微微一笑。
似乎并不介意楚河这过于刻薄直白的话语。
相反。
为什么会有牛皮癣皮损症状
他仿佛看到了年轻时代的楚殇。
一个充满自信,也无比锋利的武道奇才。
他赢了吗?
楚河赢了吗?
李北牧无法判断。
或许只有两个当事人,才能给出答案吧。
……
车厢内,气压低的让人窒息。
楚云吩咐陈生缓慢开车,送姑姑回家。
他就坐在旁边。
仔细感受着姑姑的呼吸。
呼吸是平稳的。
甚至很冰冷。
但他在上车之后,甚至不敢去问姑姑战况如何。
至少从外表来看,姑姑没有受到任何的外伤。
“姑姑――”
楚云的口吻有些迟疑。
可他始终还是要开口的。
要去了解这件事的。
扑哧!
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
姑姑当先忍不住,一口鲜血从红唇喷薄出来。
鲜血染红了驾驶席的后背。
鲜血淋漓,格外的触目惊心。
楚云见状,心也跟着沉了下来。
姑姑的确没有受外伤。
但内伤看起来格外的严重。
“去薛神医的医馆。”楚云淡漠地说道。
口吻,也变得极其的阴冷。
“是。”陈生改变了方向。朝薛神医的医馆开去。
“小事。”楚红叶淡淡摇头,拭擦掉了唇角的血迹。
“你吐血了。”楚云沉声说道。“这不是小事。”
他的态度,异常强硬。
更是楚红叶从未体会过的强硬。
就连陈生,也听出了楚云口吻中的戾气。
他知道,楚云愤怒了。
被彻底激怒了!
哪怕和楚红叶内斗的,是他的亲弟弟楚河。
也不可避免的,激怒了楚云。
见楚云如此强硬。
楚红叶也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任由陈生把车开往薛神医的医馆。
并第一时间接受了薛神医的治疗。
“内伤挺重的。”
门外。
薛神医仔细地汇报楚红叶的伤势:“但不知名。只是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都需要仔细的疗养。而且尽量牛皮癣患者合理安排自己的饮食不要再去和任何人对决。”
“麻烦您了。”楚云微微点头。脸色,却愈发的阴沉起来。
楚云走进了房间。
坐在了姑姑的身边。
“姑姑。薛神医说你伤势不重,但需要好好疗养。要不然会留下后遗症。”楚云目光深深地看了姑姑一眼。
在接受治疗之后。
姑姑的脸色反而变得苍白了起来。
那猩红的眸子,也不似之前那么锋利。
纵然入魔,谁又不是肉身凡胎呢?
谁又能真如钢铁一般存在呢?
“我的伤势,我自己知道。”楚红叶淡淡点头。
“嗯。”楚云主动为姑姑整理了一下被褥。
然后,他站起身,一言不发地准备离开。
“你去干什么?”楚红叶主动发问。
“姑姑你被人打了。”
楚云头也不回地走出房间:“我要打回来。”
(.8 73_73865 32013238)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8。手机版阅读网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开放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访问本页请
扫描左边二维码
         本网站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
站长电话:0898-66661599    站长联系QQ:7123767   
         站长微信:7123767
请扫描右边二维码
www.jtche.com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西安音乐学院论坛 ( 琼ICP备10001196号-2 )

GMT+8, 2021-8-1 06:13 , Processed in 0.11303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校园招聘信息

© 2001-2020 西安音乐学院论坛校园招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