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音乐学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开放注册)
搜索
查看: 52|回复: 0

[校园风光] 第一百九十八章 恩将仇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7-22 12:07: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百九十八章 恩将仇报
“快,追上去。爱好中文网高爷说了,捉到了那小娘子也给你们乐乐,回头再给你们每人加赏十两银子!”
“好…”
“谢谢头领…”
宽阔的官道上,一伙二十多人的土匪们正在欢呼叫唤着。
在土匪们呐喊的前方不远,一个估摸是十五、六岁,高一米六多,身穿红色绣花锦缎衣服的少女。正在紧咬着牙齿,急喘着气的狂奔着逃命。
只见她那秀美的鹅蛋脸庞下,长着一副精致的容颜,白皙的肤色。虽谈不上倾国倾城,却也足以让人怦然心动。及肩的长发,梳绑着垂直辫子,亭亭玉立。
这宽敞的官道上,无论这女子是再如何咬牙狂奔,她终究是缺乏锻炼的女子,体力哪里会是土匪们的所能比拟?也亏她是天足,要是如同那些裹足的富家千金一般,估计想连走快几步都困难。
随着奔跑时间的延长,血液循环的加速使得她的心脏不断地加急跳动下,呼吸的也开始急促而困难了起来。
由于胸部的提前发育,使得她不得不用上裹胸布裹绑日以见长的**1。此时,这缚束在胸口间的裹胸布让她的每一口深呼吸都扯着胸部上带来的疼痛。
慢慢的,她那修长的双腿变得不停使唤,步伐也慢了下来。
“啊…”
一个急促的错脚,她便突然间踩到了群衣,扑倒在地。被地面磨破了皮的双掌间传来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叫出了声。
然而,比起这掌间的疼痛,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她发现她想要爬起来的时候,已经使不出了力气。
此时,瘫躺在这泥尘滚滚的官道之上,大口喘着气的女子慢慢爬坐起来。
她努力的想要站,却站不起来。几次的努力之后,她竟然坐在那里苦笑了起来。
想她一路奔跑于官道之上。一则是想着官道路更容易跑而土匪们也没有马;二则就是想着这光天化日之下,官道上要是能有几个行人,也能弄点混乱,挡挡这些土匪,为自己逃走争取多些时间,同时也能让他们不至于敢如此猖狂。
可是,却不曾想她一路走来,却是没有看见一个人影。
前方不到两丈就是道路转角,道路的那头是否有路人过来,女子似乎已经不报希望了。
“跑啊…怎么不跑了!”追到女子跟前十丈左右的土匪们,此刻也是在大口的急喘着气。看见瘫坐在地的女子后,便对着她兴奋的大声叫喊道。
“这小蹄子还挺能跑…”
“哈哈…细眼看来,这小娘子也是美人一个。兄弟们这下子可以好好爽爽了…”
看着叫说着各自污言秽语的土匪们在慢慢靠近,女子也知道自己继续留在此处的命途堪忧。但凡她还有一点力气,她绝对不会瘫坐于此。
只见女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轻微平整了一下呼吸后,对着土匪中喊道:“高乘翔,我知道你在这里。不出来吗?”
话语的声浪在空中飘过,虽中气不足。但是声音却是甜美动听,婉如绕梁之音一般,令人欢悦。
一众土匪听着这女子的声音后,更是如被人挠着心口一般,心急如焚。不过,听到了这女子的喊话,却是纷纷看向他们当中的一人。
“高爷,你看…”
此刻,一人看向那人询问道。咚咚小说网
“赵大当家的,让大伙先在等等,我去看看她还能有什么事。”高乘翔对着询问之人回道。
“好。”这土匪头子回答道。
“兄弟们都先停下来。等高爷处理完了他的事情,我们再过去。”
“是,头领…”
“遵命,大当家的…”
高乘翔慢慢的走到女子跟前的不远处,经过了短暂的调整呼吸,此时他说话也颇为流畅了起来。
“朱婉莹,我来了,你还有什么遗言就说吧!”高乘翔看着眼前的女子,却是满脸冷漠的说道。
“高乘翔,我想不明白。我爹可待你不薄,恩同再造。四川银屑病哪里治疗好我家亦曾亏待过你,你为何要如此对我。”女子此刻也缓过了一些力气,缓缓的站起来,看着来到对面处的高乘翔大声质问道。
高乘翔看着站起来几乎高过自己的朱婉莹就一脸的嫌弃,再看她的裹着抹胸布还是鼓起一大坨肉的胸口更是不喜,特别是看到她那双没有裹脚的天足,言语之间自然也就更加冷漠了起来。
“为什么?你不会不懂,鸟为食亡,人为财死。要怪就怪你爹,也怪你自己。你放着好好的千金小姐不做,非要出来接手你爹的生意,我能放过你?”
说着,高乘翔再次打量朱婉莹一番。依旧还是一脸嫌弃的表情。
“本来,你刚刚要是不逃,我也会念着你爹的一点恩情,强忍着自己的品味,要了你,也算放你一条生路。可是,你偏偏要选择逃,这就怪不得我了。”高乘翔不自觉之下,脸部变得狰狞了起来。
“呸,你这个恩将仇报的畜牲,你居然说出这样的话还有人性吗?”朱婉莹听着高乘翔的话,脸上一红,气急的怒骂道。
“哈哈…人性?人性值几两银子?”高乘翔此刻几乎处于癫狂状态,毫不在乎的反问道。
“当年你饿倒在冰天雪地中,要不是我爹捡你回来,给你饭吃,给你书读,用心教你做买卖,你会有今天?你如今这么做,对得起天地良心吗?”朱婉莹只能是继续打着感情牌,期待着高乘翔能良心未泯,念起自家对他的一点恩情,放过自己。
“你不用再多说了,就是因为我从小经历过忍饥受寒之苦,所以我才明白银子的重要。自古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你,还是太单纯了。”高乘翔说着,不由自主地又如平常教导朱婉莹时候模样。
顷间之后,恍过来神的高乘翔忽然感慨般的再次说道:
“老爷子的恩情我下辈子再报吧,你们死后我会请无忧寺的大师们给你们超度,再给你们多烧纸钱下去也可以好好过活。”
朱婉莹听完高乘翔的话哪里不知道他的意思?躺我病床上的父亲,什么也不懂的母亲加上只有三岁多大的弟弟。他们哪里会是高乘翔的对手?
此时,朱婉莹也不再与高乘翔持立,而且声泣泪下的对着他磕头跪求道:
“高大哥,我求求你。你放过我家人吧!”
“我爹已经命不久矣,阻挡不了你。我娘什么也不懂,我弟弟也只是一个三岁多大的孩子。我求你放过他,他是我们朱家唯一的一点血脉了。求你放过他吧,就算你要杀我,我也不怪你,只求你放过他好不好。”
“你果然很聪明。说真的,我有点不忍心杀了你。不过聪明的女人都是危险的,所以你必须要死。”言语间不小心透露的心思被朱婉莹捉到的高乘翔感慨的说道
然而,无论朱婉莹如何的哀求,高乘翔依旧只是无情的摇摇头,对着跪拜在地不断磕头的朱婉莹说道:
“对不起,我现在只想做个坏人。我来只是为了保证你在土匪袭击下惨死,不会改变任何计划。放下屠刀之事,以后再说吧!”
闻言,朱婉莹也不再跪拜。缓缓站立了起来,看着高乘翔怒问道:“你干下如此罪孽之事,你不怕报应吗?”
“罪孽?报集安治疗银屑病医院应?哈哈…也不怕说出来让你死心。我问过那些大师们,他们都说只要多结善缘,心中向佛则罪孽可消。”
“大哥最后教导你一次,做人不怕狠,就怕没有钱。只要有有银子,多大的罪孽解决不了?无非是多理佛,捐香油钱之事。”高乘翔满脸笑意的回答道,似乎这是他听到过最幼稚最好笑的问题。
“既然放下屠刀便可以立地成佛,那就让我把该做之事都做了,再放下屠刀吧!”
朱婉莹听完高乘翔之言,贵州银屑病医院才发现自己真是可笑之人。对一个心中无善者,言善言报应,无异于对牛弹琴,与夏虫语冰。
此刻,朱婉莹觉得自己除了不甘的苦笑,也德惠治疗牛皮癣医院就只有向上苍祈求奇迹了。
高乘翔没有再看站在那里静待命运的成都治疗牛皮癣哪里好朱婉莹,转身走向在不远处的土匪们,准备让他们动手。
忽然,高乘翔发觉自己终究不够狠,不愿亲眼看着朱婉莹被这些土匪们凌辱至死。
“哎,人非草木,终究是这么多年来的感情。”高乘翔心中叹道。
当年,高乘翔还叫做高四狗。他家中惨遭飞来横祸,父母都惨死。当时仅有十二岁的高四狗毫无生计,唯有四处流浪乞讨为生。
然而,靠乞讨为生的人何其之多,作为新人进入别人的地盘自然没少挨揍。
冰天雪地。
饿了两天,紧靠以水充饥的高四狗好不容易乞讨得了一点馊臭的食物,却被别的“丐帮”人士抢了过去还把他痛打了一顿。
浑身是痛,饥饿难受又身着单薄的高四狗就这样倒在了街道旁。高四狗以为自己这一世会这么死去,第二天僵硬的他就会被人发现,然后丟往乱葬岗了事。
雪在不停的下。
经过高四狗身边的路人都只是看了眼倒地的高四狗,叹了句:这都是命。
就在高四狗放弃所有的挣扎和不甘之后,静待着属于他的不公命运之时,他遇到了朱婉莹的爹——朱富贵。
朱富贵把他捡回家后,高四狗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幸运。这是他这么多年来住着在世间上最暖和的房子,吃过最香甜可口的饭菜,同时也见到了最漂亮的小女孩。
从那一刻起,高四狗觉得人生就该如此。
经过自己不断的努力,高四狗赢得了朱富贵的喜爱。朱富贵也为高四狗改名高乘翔,取意高空之上,乘风而翔。
随后,朱富贵待他亦如亲生儿子一般,为他供书教学,教他如何做卖买。
时间一恍,近十年过去。
如果朱富贵继续没有儿子,自己便娶了当时在自己中心完美朱婉莹,再继承朱富贵的家产。
一切想象的美好让高乘翔以为自己会这么一直的幸运下去。
然而一切事与愿违。高乘翔没有想到朱富贵突然间就有了儿子可以继承家产,他心中美不可及的朱婉莹也变得越来越不符合自己心意。
不单长得高,胸还越来越大,特别是在朱富贵的纵容下还保留天足,不裹足。没有盈盈一握的三寸金莲,哪里会是富贵人的追求?
如果朱富贵的身体没事,高乘翔也不敢有任何的异想。不过朱富贵却突然病倒在床,似乎命不久矣。
自父亲病倒,年轻的朱婉莹也唯有接过父亲的生意。虽然刚刚接手生意的朱婉莹表现出了惊人的生意天赋。但她终究是接手不久,加上女流之辈多有不便。
如果朱婉莹能早些接手,此时她便能牢固住她朱家的生意。可是,天不由人。朱富贵的突然病倒让朱家措手不及。
如此天造地设的时机,如何不让高乘翔心动?
按着高乘翔原本的计划,自己想办法占有了朱婉莹,生米煮成熟饭后也不怕朱婉莹不嫁给他。
待朱富贵病逝后,自己再想办法给她弟弟朱鸣轩一个意外。旁支的朱家,这诺大的家产最后也就自然落在在自己手中。
所以,趁着朱婉莹外出照顾生意之际,高乘翔重金收买了一伙土匪去拦截朱婉莹。
按计划,他会跟朱婉莹在土匪的威逼之下洞房花烛。却不想,这伙土匪在朱婉莹诱问下暴露了自己。朱婉莹的护卫更是拼死为她开出了一条血路。
如今,看到被追上了的朱婉莹。高乘翔心中放下担忧,一切又回到了他的掌控之中。
“高爷,问完了?”土匪头领赵元春看着走过来的高乘翔问道。
“问完了。”高乘翔回答道。
“那兄弟们上来。”赵元春兴奋不已的说道。
“赵大当家,她朱家终究对我有恩情,还是让她走得体面一些吧!”高乘翔回过头来看着瘫坐在地上哭泣的朱婉莹后说道。
“有恩情你就不会这么做了,当婊子还要立牌坊。这都要杀了也不给我们乐乐,多浪费。”赵元春心中想道。
不过毕竟是有利益关系的大金主,赵元春也不好当众说,让高乘翔难堪。只是脸上颇为为难的说道:“高爷,这个刚刚也跟弟兄们说了,这样一改我也难做。”
毕竟银子跟女人一直是土匪们的兴奋药长春治银屑病的医院,特别是女人。如今说话可以乐的女人又不给动,如何不让赵元春觉得为难?
“我也明白,不会让赵大当家为难,烦请赵大当家跟弟兄们说,一会回去后,天香楼、花阁楼,我请兄弟们住够三天三夜。”高乘翔大气的说道。
“高爷都这么说了,兄弟们也不是不懂事,放心吧,高爷,一切按着你的吩咐做。”赵元春欢喜的说道。
“如此,就有劳赵大当家了。”高乘翔对着赵元春拱手说道。
“哈哈…好说,好说。”赵元春满不在乎的回答。就在赵元春想要大声吩咐下去之际。
“轰轰轰…”
官道转角对面,巨大的响声由远到近的传来,大地在颤抖一般。
注1:有资料贡献:明清时期,当时的风气偏爱矮小玲珑,酥胸裹脚的女子。特别是胸部,更偏爱于贫乳。估而许多胸部从小发育毕竟大的女子,从小就会使用裹胸布来包裹住自己的**,以图压制它的成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开放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访问本页请
扫描左边二维码
         本网站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
站长电话:0898-66661599    站长联系QQ:7123767   
         站长微信:7123767
请扫描右边二维码
www.jtche.com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西安音乐学院论坛 ( 琼ICP备10001196号-2 )

GMT+8, 2021-8-1 05:35 , Processed in 0.12765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校园招聘信息

© 2001-2020 西安音乐学院论坛校园招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